陆版盖聂同好会

剑起,云涌——评仓鼠垓下篇3

啾啾假正经:

一个剑侠,尤其像盖聂这样身负绝世武功又于乱世随军的人,没有豪情悲壮的战斗大场面显然是种遗憾。电视剧也只是意思意思拍了那么十几个人的规模,于是我相信很多人都不止一次的只能靠自己脑补那样的场面。

现在仓君给了我们。

 

盖聂并不是萧峰,萧峰更血性而无畏,盖聂更潇洒而自由。但于千军万马之中救一个人,这一次盖聂干了萧峰干的事。不论站不站他和卫庄这个CP,都无法否认,自幼在一起的也是唯一了解彼此过往和现在的卫庄对盖聂而言的重要性。盖聂被逼到了退无可退,他要救卫庄的性命,只有孤注一掷、放手一搏、明知不可为而非为不可。

风萧萧兮易水寒固然是背负一国旦夕的悲壮。但杀一个人比起救一个人来说,后者,无异更有鼓动人心的震撼。荆轲当初抗衡的是zheng权在崛起过程中扩张的野心,盖聂如今抗衡的又何尝不是。是一个新zheng权的崛起要卫庄死,要赶尽杀绝,任何个人面对它,都强弱立判,命如草芥。事已至此,他便不为了卫庄,也要为了自救,争一争天命。看看手中之剑是否能守护住自己想要的最低限度的东西。

 

血染衣袍的混战,难得的是镜头般的画面感。更难得的是仓君另辟蹊径写出了层次。

于是令人看到蓄势待发的盖聂,冷静而危险。“因为蕴含着极为博大稳定的个人气质,反而令人无法确认这是否也是一种杀气。捉摸不透。知己不知彼。这矛盾又融合的杀气终于封住了他们的脚步。”

又看到用百步飞剑、先声夺人的盖聂,可怖而华美。“厚重的剑气,威压的杀意,交织缠绕,好似从极暗之地引流过来的深渊海水,只在一瞬间,便扑噬吞涌掉连片的火光和人群。顿时阵脚大乱,将士们的脚步齐齐后退,盔甲与兵器的刮擦撞击声响次第连成一片。”忍不住就想拊掌称赞,以一人之力扭转乾坤,只有气势先行,方得胜算!盖先生胸有丘壑。

 

文中说,大家都忘了,韩信也忘了,他还曾经是剑圣。

“百步飞剑。近十年来不现人间。”

仓君写到垓下篇,这时的盖聂不再是闲雅的鬼谷传人,不再是沉默的宫中王师,不再执木剑摒弃杀意,不再旁敲棋子闲听琴。他只是一名纯粹的剑客,只为了一个人挥剑。

剑是用来杀人的,不管再怎样粉饰,凶器就是凶器。持剑而战的盖聂自身气息与剑堪堪融为一体,在韩信军阵之中散发着杀意的盖聂犹如一头觉醒的困兽,令人害怕。仓君巧妙地让观众站到卫庄的角度,与他一起在山壁的光影杀伐里嗅到独属于战场的狠厉血腥,也是属于他们共同的七杀门的味道。

都是志在必得。这一仗,可有赢家?

 

韩信的不忍成为这场杀戮的唯一温度。曾为同僚,曾共甘苦,数年汉军帐下之谊令他最后才布箭阵,令他及时停止了攻击。受了强弩重伤的盖聂终于站立不住。卫庄在许多年以后也终于第一次眼睁睁看着盖聂为了护他而倒下。这个一直被他讽刺为总被人救的,他的兄长。

这一更戛然而止,无从看到盖聂如何面对劝降的韩信。然而我相信,他未曾放弃。

 

乱世之中。活下去,是一句多么温暖而艰难的话,又是一份多么郑重而坚决的守护。

片尾的结局令人欣慰。

仓君却让我们看到背后的不易。

 

评论

热度(12)

  1. 仓鼠啾啾不正经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啾啾,一个冷圈我们都不容易。也替韩信同学谢谢你,人家都迁怒他了。宫中王师和闲敲棋子几句我竟然花痴...
  2. 陆版盖聂同好会啾啾不正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