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版盖聂同好会

关于秦时剧的一点闲扯

最近写独立篇章的评论好多啊。赞一个。


不过,我是注定写不成特别郑重其事的文字了。(面无表情)一来想到所有脑补都出自糖人家这打滚儿作死的编剧,瞬间倒地。二来,秦朝历史太不了解。


灭六国,”收天下兵,聚之咸阳,销以为钟鐻金人十二,重各千石,置廷宫中“。统一度量衡,统一文字语言,修筑长城,以封建统治建树功业来说,件件都了不起到极点,对华夏文明的传承发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然而,似乎记得某套书里一句闲闲的评论,历史上每一次伟大的工程,被称为几大奇迹的那些东西,于当时对绝大部分人都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即使并不考虑孟姜女哭长城的悲痛,单单考虑一下统一语言文字,细节上都会布满苍凉的创痕,想想那些被迫成为殖民地的国家与地区已经能明白。


秦时动画和剧绝口不提类似的现实问题,跟它们的受众定位有关。


千里独行的天下第一剑侠,师出同门与其反目成仇的强大对手,高冷的女医师,甜甜的助手,一群无所事事的非政府组织X家子弟,一直满脸笑意充当辅导员的二代目首领,和一直嚎叫的一代目首领,小白莲某太子党。


这类设定随便哪家武侠剧都可以用。唯一不同大概在刺秦情节,但江湖斗争直接杀到朝堂上从还珠格格他哥绑架乾隆起也不新鲜了。


吐槽到如此,却也不得不承认,这类设定大部分观众吃了一遍又一遍,仍旧百吃不厌。

人们总不愿意相信,“现在时代已经变了,仅仅靠一把剑,什么也做不成。”

其实哪个时代不一样呢。纷争从来不能以一场械斗真正解决。不论是大规模械斗还是小规模械斗。


平不平、立功名、报恩仇。这三个武侠小说主角必备的目的,盖聂只算勉强实现一个。所以这部剧能吸引我几乎只在盖聂的设定上。


如果毫无力量和见识,眼看着天下风起云涌,只守住自己的嚼谷也就罢了。盖聂偏偏不是这样的。他见过高山,也见过众人,更见到了自己。这样的人忍住不出手,比成为一时枭雄更值得敬佩。

”What is power? When a man committed a crime the judge shall sentence him to death that’s not power,this is justice. When a person guilty of same crime.can sentenced him to death and not sentence him to death.he lets him go. That’s power. ”


在乱世里,正义并不像太阳独此一家,而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并没有绝对的评判标准。所谓”身怀利器,杀心自起。”能忍住不杀,更是一种难得的坚持。


这样的盖聂却也是有怕的。高渐离和雪女死后,他用可以称为凄惶的声音对端木说出那段只有眼前路,不见身后身的话。他的不见身后身残酷在不仅仅是友人的逝去,所有一切都变了,他出生之时六国尚存,七杀门也在,如今成了流寇,即使不谈家国情怀,卑微到尘埃里,衣食住行也都与童年少年时代大不相同了。

或许故人在时除去聊正事,还可以一起调侃一下这种钱这种称子好奇怪,此刻,过去被一笔抹杀。

也很佩服陆先生的处理方式,到扶苏死,场景仍旧是那间打光昏暗的屋子,安排的剧情同样是喝酒弹琴,盖聂的痛与高渐离雪女死去时却有了质的差别。一种哀莫大于心不死的悲哀。

如果扶苏还在,如果扶苏还在,如果扶苏还在。盖聂于心中默念了多少句类似的感叹。扶苏在很大程度上是盖聂对整个未来的期待。


总以为暴政和战乱会有尽头。可惜,忤逆父亲与辜负天下人之间,扶苏还是选择了辜负天下人,即使他也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再往后只有投身到更没有把握的起义军去,不然,之前付出的那些代价又为了什么。

还好,结局算是一个温馨的祝福。

盖聂在两次祭故人的时候都弹琴。真正把这琴声里的哀痛听进去的是帮子和蓉哥。即使这两都不通音律。


帮子滚去听琴,盖聂不搭理他一来是伤心,而来大概也怕帮子开口说琴吧,内行要尴尬到汗流浃背。

蓉哥学琴也差不多,四六不分五音不全,几乎用一指禅弹琴的样子,这份努力也够感人。

也许他们不懂盖聂的人,也不懂盖聂的琴,他们没有选择走开,而是用一种近乎笨拙执拗的方式去陪伴他。

也足够了。



评论(69)

热度(13)

  1. 取个好听的名儿真难陆版盖聂同好会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好过瘾~
  2. 啾啾不正经陆版盖聂同好会 转载了此文字
    “ 他见过高山,也见过众人,更见到了自己。” 太喜欢这句话了。喜欢这篇解读:)